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

軟體自由日 -- 協會 2016-2017 總結,向大眾報告


今天是 2017 年度的軟體自由日,軟體自由協會委託藝術設計專家吳傳浩理事所設計新的視覺識別系統,選在這一天於協會粉絲頁正式啟用,而新的吉祥物也即將與大家見面!敬請各位期待。

接著依照過去兩年的慣例,協會在此向大家報告過去一年協會完成與進行中的事項。

過去這一年在軟體自由運動方面,最大的進展當屬國家技能檢定中心的「網頁設計」丙級類科,終於將相關之自由軟體(包括 BlueGriffon、Gimp、Inkscape 等)列入考試預裝軟體選項之一。搭配 104 人力銀行與 1111 人力銀行陸續將自由軟體列於專長列表之中,我們可以更有力地在職校與企業中,推動軟體自由的概念 -- 軟體自由並不是要求所有人都要用自由軟體,但是在教育界使用自由軟體搭配公共授權的素材,不但可以達成教育公平性的目標,並且可以讓過去以工具為導向的教學思維轉變為以技術觀念為導向。學生進入職場後面對相同領域的各式自由/專有軟體,均不會受到限制。

接下來,協會仍然持續與國家發展委員會合作推動開放文件格式 ODF 相關政策。2017 年 8 月協會邀請文件基金會暨 LibreOffice 共同創辦人之一的 Italo Vignoli 來台參加 COSCUP 演講,並偕同社群朋友一起到行政院拜訪數位政委唐鳳。Italo Vignoli 回國後撰文表示對台灣之行充滿正面評價,台灣無疑地是文件基金會與 LibreOffice 的一座堅強據點。

開放授權的書籍方面,協會於 2016 年初發行「不插電的資訊科學」後,至今已售出超過 1,600 本,顯見即使是有電子書可以無償下載,但許多老師與朋友們仍願意支持協會持續進行。更令人高興的是,「不插電的資訊科學」在各地開花,開發出許多不同面向的教案與故事情境等。2017 年 5 月,由南投埔里國中謝宗翔老師發想,台北力行國小顏國雄老師協助以 HTML5 撰寫動畫模擬教材,共同創作出的「偷插電的資訊科學」同樣以 CC 授權分享在網站上,並透過協會出版成書。至今短短四個月的時間,也售出了超過 900 本。最後,完全由交大紙飛機團隊自主發起翻譯成書的「不用電腦學程式」,同樣以開放授權方式釋出。該書現階段不販售,採免費贈送,但要求索書的教育者貢獻分享教案,與協會的理念不謀而合。此書協會以現有資源協助紙飛機團隊申請出版與處理物流等事物,希望有更多老師能共創共享,一起改變台灣的資訊教育。

協會在採用新的視覺辨識系統後,也會開始製作一系列的週邊商品來販售籌措營運經費。也請大家屆時多多購買贊助協會,讓協會更有力量在軟體自由運動上持續努力與大家溝通、推廣!


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新聞稿】拿人民的納稅錢?就該做公開透明的資訊系統!


全世界超過 30 個組織要求改進政府數位資訊建設的流程與思維



21世紀的民主國家中,政府機關所提供與使用的數位資訊服務,已經是基本而至關重要的基礎建設。為了建立值得信賴的資訊系統,我們必須確定政府單位對其所使用的軟體、電腦系統等數位資訊基礎建設之核心擁有完整的控制權。然而,目前的狀況卻很少有政府單位能確保這一點,因為所使用的系統都囿於軟體的授權限制。

現在,全世界有超過 30 個組織一起連署,發表了一封公開信(https://publiccode.eu/openletter/),呼籲他們的國會議員與立法委員制定法律,要求公眾納稅所建置或開發的軟體系統,必須使用自由暨開源軟體的授權。這些初步參與連署的組織包括混沌電腦俱樂部(Chaos Computer Club, CCC)、歐洲數位權利協會(European Digital Rights Association, EDRi)、歐洲自由軟體基金會(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Europe, FSFE)、KDE、德國開放知識基金會(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 Gemery)、開源商業聯盟(Open Source Business Alliance)、開放源碼促進會(Open Source Initiative, OSI)、文件基金會(The Document Foundation, TDF)、德國維基媒體協會(Wikimedia Germany)、還有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SLAT)等。這些組織聯合聲名,邀集所有支持此一理念的個人與組織一起來連署(https://publiccode.eu/#action)。

這封公開信會送到德國國會大選候選人、2019 年歐洲議會議員選舉候選人,以及其他歐盟代表與歐盟會員國代表等人手上。此外,歐洲自由軟體基金會主席 Matthias Kirschner 也特別強調,「雖然這個活動與公開信是針對歐洲國家舉辦,但很高興有歐洲以外國家的組織一起參與連署,因為我們相信全世界任何國家都可以因為制定此一法律而受惠。」

每年政府單位都會花大筆經費,開發打造符合他們需求的軟體系統。而公家單位的採購部門在選擇允許哪些公司進入競標,以及使用納稅人的錢開發購置怎樣的軟體則有決定性的影響。然而,各層級的公家單位通常少和其他單位共享軟體,即便該軟體完全是由政府機關自己的經費開發出來的。此外,缺乏第三方公正獨立單位對軟體程式碼作稽核或其他安全性檢查,也讓民眾的隱私資料常年暴露在危機之中。

「我們需要的是可以促進好點子與好技術交流的軟體,這樣我們便得以改善社會大眾所利用的資訊科技服務。我們需要的是可以保證人民自由選擇、取用,並維持服務廠商間良性競爭的軟體。我們需要的是能讓政府機關完全自主掌控其重大資訊基礎建設系統的軟體,如此這些公共基礎系統才不會被少數特定廠商掌控。」 Matthias Kirschner 說。

這就是為何全世界有三十多個組織呼籲立委與議員們支持我們的主張,隨著時代的潮流,將那些運用全民納稅錢所建置開發的資訊基礎建設,奠基於自由暨開源軟體之上,讓其他公家機關與任何公司、組織、個人都可以自由使用、研究、分享與改善。如此,我們才能保護公家機關所提供與採用的資訊服務,不會被特定廠商利用妨礙競爭的限制性授權鎖定、套牢與壟斷;讓程式源始碼可以被公開檢視,若後門程式或安全漏洞被發現之時才不必仰賴特定廠商才能修復。

新聞自由基金會(Freedom of Press Foundation)主席 Edward Snowden 對此一運動發表支持聲明,他說:「因為專有軟體的程式源始碼通常都是商業機密,所以從根本上大幅增加找出軟體漏洞的難度,不管是意外產生的漏洞、還是刻意被植入的漏洞都極為困難。在現今的環境下,對專有軟體做逆向工程以便改進或加強其安全性已經是絕對必要的事;但這個相當基本的技術需求,在絕大多數狀況下與絕大部份地區裡都是違法行為。今年有許多重要的基礎產業,如醫院、汽車工廠、貨運物流等,都發生過因為專有軟體藏有缺失,結果導致意外而停工的事件;我相信各國都有責任不能再以特殊法律權利,去護航這些不受公眾稽核的專有軟體所產生的缺憾,因為這類軟體造成的損失可是用生命計算的。

時至今日,有許多政府重大的公共基礎建設的設計藍圖都沒有公開給社會大眾知道。若能制定法律要求以人民納稅錢所做的資訊系統必須是自由軟體——『自由軟體』代表軟體的源始程式碼可以攤在陽光下讓公眾檢視——我們才得以在人民開始習慣因軟體缺陷而造成下間醫院停擺之前,找出問題並修正過來。」

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在此邀集所有認同此一理念的組織與個人一同參與連署,並向立委與議員們大聲說出我們的主張:「政府機關是靠全體納稅人的錢運作。所以,我們要求政府機關有效率、負責任地運用這些經費。用的是納稅人的錢,就應該建立公開透明的資訊系統!」

相關連結:
影片連結:https://vimeo.com/23252452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uVUzg6x2yo






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再談自由軟體與專有軟體


一直以來都時常會有些討論自由軟體、專有軟體的貼文有些似是而非的看法,所以本人在此不吝提出一些觀點,並針對混淆之處作澄清,希望各位讀者能參考參考。

一、有些人認為採用自由軟體會抹殺從事軟體開發的工作機會。我認為這是誤解,[0] 請見後述逐項說明。

二、自由軟體與免費無關,也有許多公司提供自由軟體的商業支援、或銷售自由軟體產品,這些即所謂商業自由軟體公司,例如美商 Red Hat 公司就銷售需付費的 Red Hat Enterprise Linux。[1] 至於我們常見的自由軟體願意無償提供,只是軟體開發單位自己歡喜甘願而已,將自由軟體和免費混為一談是討論自由軟體時最常見的錯誤見解。[2]

三、自由軟體的開發一樣要成本、維護也同樣要成本,這些成本多半來自於個人無償奉獻、商業公司、或基金會的支持,任何人都能向這些商業公司購買自由軟體,或是隨喜捐款給自由軟體背後的獨立開發者或維護的基金會。此外,向各位提供一個數據作參考:Linux 基金會公佈2016年 Linux 作業系統核心的程式碼開發有 92.3% 都出自商業公司;[3] 各位也可以進一步研究世界軟體大廠諸如 Oracle、Red Hat、Canonical、Novel 等是怎樣運用自由軟體產品賺錢的。自由軟體唯一與專有軟體不大相同的地方,就是他們的自由軟體成品取之於前人知識、技術、經驗,但成果不私藏,願意拿出來和大家分享,無論有無收費任何人都能自由使用、研究修改、再次散布、改善並回饋給社會大眾。

四、再來聊聊軟體的著作權問題。法律上,一般的實體有物權(有體財產),可以給來給去、賣來賣去;但抽象概念、辦事方法如軟體這類創作沒有實體(無體財產),只能用契約約定如何利用,這就是軟體授權的由來。目前根據伯恩公約之約定,任何人的著作在完成後都將自動取得著作權,所以不管是專有軟體或是自由軟體都受到著作權法保障:只是專有軟體想要佔有專門權利,所以拿著作權法去限制其他人如何使用獨家軟體(故稱專有軟體);[4] 而自由軟體希望利他,所以拿著作權法來保障任何人都能自由善用其軟體(故稱自由軟體)。[5]

五、接著談一下軟體的專利。軟體,說穿了,它的源始形式就是一串數學運算式,這些式子的主旨在於描寫如何完成某件事情的方法。在美國產業中,絕大多數的軟體專利都圍繞著含混不明的文字敘述打轉,甚至是將那些數學公式的描述換句話說(可參考網路上許多談論「軟體的荒謬性」相關文章)。[6] 這也是為何歐盟不允許軟體本身申請專利、以及對資訊表達的方式申請專利。然而,實務上為了抵禦專利蟑螂或其他專有軟體公司的侵害,無論前述的 Oracle、Red Hat、Canonical、Novel 等公司,或是大量利用自由軟體作服務的公司如 Google、Facebook 等,皆保有自己的軟體專利作防護,也甚至有 Open Invention Network 這樣的專利聯盟在保護自由與開源軟體。[7]

六、最後,人們今日所處社會的成果,無一不是建立在前人的知識、技術、文化上。牛頓曾說過:「如果說我看得比別人遠些,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試想如果我們處在一個沒有自由軟體、只有專有軟體,並且處處充滿軟體專利的極端社會中,那麼要從頭寫一個不會被告的軟體大概難如登天,任何同領域的新創公司難與既有公司相競爭,整個市場終將被大型專有軟體廠商壟斷。這時我們就能瞭解,自由軟體得以讓任何人使用、修改、散布、回饋,也包括任何廠商,各廠商都能利用自由軟體推出商業服務、並積極修正改善或增添新功能爭取客戶,而這才是保障任何廠商都能參與競爭的公平做法。

好比手機市場,如果當年沒有自由的 Linux 內核心,那麼利用它作基底的 Android 也就無法於焉誕生,而市場上就更難有人白手起家和已成氣候的蘋果 iOS 競爭了。(附註:Android 系統是由許多自由軟體和專有軟體搭配構成,而非完全都是自由軟體)

至於教育上的應用,自由軟體允許任何人研究程式碼並做出改善,這點無疑是更平等、更自由的教材。[8]

以上個人淺見給各位參考。

可進一步參照之資料

0. https://www.getgnulinux.org/zh-tw/linux/misunderstanding_free_software/
1. https://www.redhat.com/en/technologies/linux-platforms/enterprise-linux
2. https://www.gnu.org/philosophy/selling.zh-tw.html
3. http://blog.nutsfactory.net/2016/08/30/linux-%e4%ba%8c%e5%8d%81%e4%ba%94%e9%80%b1%e5%b9%b4/
4. https://www.getgnulinux.org/zh-tw/windows/restrictions/
5. https://www.gnu.org/philosophy/free-sw.html
6. http://blog.nutsfactory.net/2010/05/16/patent-absurdity/
7. https://www.openfoundry.org/tw/foss-news/8592-open-source-innovation-patents-and-the-android-platform-in-perspective
8. https://www.getgnulinux.org/zh-tw/windows/stand_for_a_free_society/ 

作者:曾政嘉 (Cheng-Chia Tseng)。目前是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常務理事,此外亦長期參與多項自由軟體專案,為 Fedora 大使、Ubuntu Member、The Document Foundation Member、和 GNOME Foundation Member。  

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新聞稿】軟體自由協會與國際開源社群成員拜會政委唐鳳


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理事長翁佳驥、常務理事曾政嘉,在87日偕同國內開源社群成員及國際開源社群「文件基金會」 (The Document Foundation) 創始人之一的 Italo Vignoli,前往行政院拜會數位政委唐鳳。共同出席的還有國發會資管處潘國才處長、王誠明高級分析師等四名國發會同仁。

Vignoli 在會中強調,在數位化的時代,人們不該再把文檔等同於紙本文件,而應該更著重互通性 (interoperability)。以這點來考量,開放文件格式 (ODF) 的檔案複雜度較低、格式穩定性高,比起微軟所開發的 OOXML 格式明顯勝出。

王誠明於會中提問,微軟 Office 存成的 ODF 格式並不標準,未來微軟會不會願意全面支援?Vignoli 則回應,他不能替微軟發言,但在近幾年微軟受邀卻均未參加的幾場 ODF 測試大會 (ODF Plugfest) 中,可以發現微軟 Office 存成的 ODF 檔在註解等功能不合標準,Vignoli 認為這可能是出自 ODF OOXML 在可讀性 (human readable) 上的基本差異。

此外,Vignoli也指出,雖然不清楚亞洲的狀況,但可確定微軟花費大量金錢遊說歐美各國政府。許多成功抵抗微軟壓力的政府,多半還是倚賴個別推動人員的決心,甚少是來自整個政府對民眾福祉的追求。

對於目前開源運動在台灣政府的推行狀況,唐鳳強調政府已經開發出整合各種線上開源服務的 Sandstorm 系統,並也問及 LibreOffice Online 的發展現況。Vignoli 認為協作文件仍有其限制,例如較長的文件就比較不適合使用線上服務,但也說 LibreOffice Online 持續在發展與改進中,相信將會愈來愈好。


翁佳驥則指出,台灣近三年來積極推動以 ODF 為政府文件交換標準的政策,受到文件基金會的高度重視。此次特別邀請 Italo Vignoli 來台參加開源人年會,並拜訪數位政委唐鳳及國發會相關業務推動單位,就是希望促進文件基金會以及政府的直接交流與合作,也期待未來軟體自由協會能繼續扮演台灣與國際社群溝通的橋樑。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新聞稿】LibreOffice 5.4 發行,Writer、Calc 與 Impress 增添新功能

2017 7 28 日柏林報導】文件基金會宣布發行 LibreOffice 5.4 版,這個版本將是 LibreOffice 5.x 系列的最後一個主版本更新,涵蓋 WindowsMacOS Linux 版,以及線上雲端版本。
LibreOffice 5.4 的每個模組都新增了許多功能,其中對微軟 Office 檔案的相容性也有顯著提升。

簡約、靈活的文件讓檔案互通更容易

如同達文西的名言:「簡約是細膩的極致」(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LibreOffice 的開發者們致力於讓檔案更簡約,從而達到互通性(interoperability) 的極致。如此一來,這套自由的辦公套裝軟體所產生的 ODF OOXML 檔,比起其他辦公套裝軟體所產生的檔案版本,會更穩定、也更容易與其他使用者交換互通檔案。
在開發者的努力下,由 LibreOffice 所產生的新檔案,其中的 XML 描述部份比起目前市佔率較高的專有辦公套裝軟體來說,針對 ODF (ODT) 格式而言縮小了 50%,至於 OOXML (DOCX) 而言更縮小了 90%
關於檔案簡化的細節可以參考這份背景文件: https://tdf.io/tdfiofilesimplicityzhtw

LibreOffice 5.4 新亮點

  • 加入了新的標準調色盤,以 RYB 色彩模式為基底。
  • 改善了檔案格式相容性,提高對 EMF 向量圖形的支援,讓您更容易匯入其他辦公套裝軟體所產生的圖表。
  • 改進匯入 PDF 檔或將 PDF 檔插入一份文件時的成像品質。另外從 Writer Impress 匯出 PDF 檔時,新增支援嵌入影片(用 Acrobat Reader 開啟時則可讀取連結的影片)。
  • LibreOffice 5.4 Linux 版支援使用 OpenPGP 金鑰來簽署 ODF 文件。若您已經使用 GPG/PGP 金鑰來簽署電子郵件,這功能可以確保您的 ODF 文件未被更改,不管用哪種形式來傳送或儲存。

Writer

  • Writer 中可以從 Microsoft Word DOTM 範本檔中匯入 AutoText 自動圖文集。
  • 匯出或以純文字模式貼上項目符號或編號時,完整的結構能被保留。
  • 在「格式」選單中,您可以為文件建立自訂的水印。
  • 在內文選單項目中新增了對區段、註腳、尾註與樣式的項目。

Calc

  • Calc 現在支援從樞紐分析表的資料來建立樞紐分析圖。當分析表資料變化時,圖表也會自動更新。
  • 新版中更容易管理評註,只要從選單即可顯示、隱藏或刪除所有的評註。
  • 對儲存格套用條件式格式設定時,可以利用上下鍵改變規則的優先權。
  • 新增了幾個工作表保護的選項,允許選擇性地插入或刪除列與欄。
  • 最後,在您匯出 CSV 格式時,匯出的設定將會被記住以便下次使用。

Impress

  • Impress 中複製物件時,新版可以指定斜向角度。此外,您的設定也會保留以便下次複製時使用。

Online

  • 最後,LibreOffice Online 也做了不少改進,其中包括效能改善,還有頁面可以自動適應行動載具的畫面大小,並且新增了唯讀模式。
關於 5.4 版的主要新增功能可以參考此一短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BNWOWJul4w 關於新功能的解說與相關資源的連結可以參考共筆系統上的頁面:
https://wiki.documentfoundation.org/ReleaseNotes/5.4
值得一提的是,感謝上百名志願者的努力工作,LibreOffice 5.4 的「內在」有很大的改善,讓這套開源的辦公套裝軟體在開發、維護與除錯等層面上更為容易。雖然這部份的成果是使用者看不到的,但對於企業和組織的導入來說是至關重要的改變。

LibreOffice Online 雲端應用版

LibreOffice Online 本質上是個伺服器服務,只要另外搭配雲端儲存空間、以及 SSL 憑證即可(不包含在這套解決方案中)。它可以作為網路服務業者(ISP)提供的公有雲、以及企業或大型組織自建私有雲的促進科技(指大幅改變使用者能力或文化的創新科技)。
最新版本的 LibreOffice Online 程式源碼組建版可以透過 Docker 映像檔取得:
https://hub.docker.com/r/libreoffice/online/
以下這份基本背景文件描述 LibreOffice Online 的定位: http://tdf.io/loonlinebackcht

企業佈署資訊

LibreOffice 5.4 代表著開源辦公應用套裝軟體最新功能的先鋒。此版本適合對相關技術愛好者、早期導入者、與資深使用者採用。
至於企業佈署,目前文件基金會仍維護著較成熟的 5.3 版系列(很快將會釋出 5.3.5 版)。企業若有相關需要,可以向全球各地認證過的專家 (http://www.libreoffice.org/get-help/professional-support/) 尋求支援。
此外,在文件基金會的諮詢顧問團 (Advisory Board, http://www.documentfoundation.org/governance/advisory-board/) 中的幾間公司亦提供了 LibreOffice 長期支援版本 (Long Term Supported versions) 或是導入、教育訓練等服務。
LibreOffice 在世界各地都有大型組織佈署的成功案例。在維基頁面上列出了幾個媒體報導過的導入案例: https://wiki.documentfoundation.org/LibreOffice_Migrations

下載 LibreOffice 5.4

LibreOffice 5.4 即刻可以在以下連結下載: http://www.libreoffice.org/download/ LibreOffice 使用者、自由軟體推廣者、和所有社群朋友都可以前往 http://www.libreoffice.org/donate 捐款,藉此支持文件基金會。
LibreOffice 5.4 中的文件轉換函式庫來自文件自由專案 (Document Liberation Project)http://www.documentliberation.org

新聞資源包

包含高畫質圖片與相關文件的新聞素材包,可自下列網址下載:
https://nextcloud.documentfoundation.org/s/pfz28pVIhoZJ7uO

亞洲地區聯絡窗口


 關於亞洲地區 ODF 的推動政策,以及政府、企業、非營利組織等導入 LibreOffice 的相關資訊,可以聯繫臺灣的 LibreOffice 認證導入專家代表(LibreOffice Migration Professional)— 翁佳驥先生(Franklin Weng <franklin@slat.org>),他同時也是現任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理事長。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數位生活、作品、教育、和自由軟體

我們現在是數位時代了吧,人手一機的,但未來的人們可能會笑我們還不夠數位卻自稱數位時代。

數位時代很大一部分都是依靠軟體,然而軟體依據授權模式分成兩種,一種是你可以自由使用、研究和修改、散布、回饋的(詳情請見自由軟體基金會《自由軟體是什麼?》);另一種是反正都不行,有白紙黑字寫在授權書上才可以,並且附帶各種限制;前者叫作「自由軟體」,後者稱為「專有軟體」。

好吧,數位時代的作品,不管是文件好了、藝術創作好了,反正只要是內容,只要是以數位形式存在,就必得透過數位工具來製作、修改、讀取,一旦工具被專有軟體壟斷,這個作品的取用就有了門檻,整體相關衍生出的文化就產生了屏障。

怎麼說?專有軟體的一大特色就是,軟體被廠商控制,他們想開價多少、想要怎樣收費都取決於其策略,既然你的資產都套牢在他們的產品手上,你有說不的權力嗎?你說我們可以來反壟斷,但今天如果一個國家政府的資產全都掌握在這間公司手上,那這些金權之間的糾葛、國際之間的角力難分明,將無法讓人確信真有跳脫牢籠的一絲光明。

再來提提教育,當我們國家的教育建立在專有軟體之上,無疑是幫這些廠商訓練未來潛在客戶,即使如此義無反顧幫忙、長久而持續地培養將來廠商可以直接收割的種子,還是要繳交軟體的授權費用給廠商。何況,學校所教的軟體,如果學生因為經濟問題無法使用,難道灌輸他們盜版?(註:許多院校在教授專有軟體時,都有私傳謎樣光碟片的風氣,今日社會對數位產品的法律觀念可見一斑。)別異想天開說可以讓學生自由去學校教室練習了,誰來開教室,薪水誰來付,誰來保證學生與硬體財產安全?更別提這些無法購買專有軟體的弱勢學生,真有時間、精力能待在學校教室了,多半不是打工,就是要幫忙家裡。於是,從學校選擇的軟體開始,就初步劃分了階級,建立在專有軟體之上的教育,並沒有機會平等可言。當我們無法保證學生真有心力學習,至少我們必須保證學生若願意學習、也俱備硬體時,所有人都能享受到一樣的資源,沒有任何進入門檻。學生畢業後想用怎樣的軟體,憑個人選擇、公司考量、自我能力而定,但起碼教育階段中不應存在因軟體授權而起的差異。

Tree by  Martin Svedén, licensed under CC-by 2.0

唯有自由軟體是解脫之道,人人都能自由取用。

你可能說,既然自由軟體可以自由散布,任何人都可以隨意取得,那麼誰來維護自由軟體?誰來支付自由軟體開發者的薪水?沒有人要開發自由軟體的話,那麼自由軟體應該很難用吧!

不,世上早有許多公司和基金會投入自由軟體開發,例如 Android 手機中採用的作業系統內部核心 ─ Linux,也是自由軟體,但有超過九成以上的貢獻都來自商業公司的僱員。LibreOffice 這套自由的辦公軟體,除了志工協助之外,也有專業的開發公司如 Collabora、Red Hat…等有僱用員工開發、改善。

所以我們知道,自由軟體的開發跟專有軟體沒有太大差異,除了志願參與的熱情朋友之外,寫軟體還是一樣靠職業開發者處理。軟體開發是專業的事,我們在使用軟體上總會遇到問題,想要解決問題?除了有能力能自己動手之外,沒有能力也可僱用專業程式設計師去開發、改善。就好比家裡水電有問題,當我們自己無法處理時,總必須請專人來修理;當遇到法律問題,我們若自己無法處理,總必須請律師諮詢。

這世上可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果以為採用自由軟體代表免費,可就大錯特錯,畢竟即使自己真有能力可以自行開發、修改、維護自由軟體好了,以機會成本的觀念看來,這些都依然是自己必須吸收的成本。免費取得,但凡事都得親力親為自己來,並不真正「免費」。至於學校採用自由軟體的好處是:如果願意投入資金,代表投入的資金將回饋到全體社會上,而非特定廠商;若願意培養學生,代表未來的人力資源都圍繞著自由軟體,也就會有更多人使用軟體、軟體問題有更高機率被改善、也將創造出更多自由開放的文化資產。教育者應該要知悉到自己一時所選的軟體,對於未來社會整體文化將產生的持續效果。

程式教育正在興起,試想未來人人都有程式設計基礎,只要有心,誰都能從自由軟體所開放的源始碼中學習、和世界各地參與該自由軟體專案的朋友們溝通、合作,無疑是很好的動手實作教材。除了自己可以動手改善外,不會寫程式的人若有需求,也都可以聘請專業的程式設計師,將這個自由軟體修改成符合自己期待的模樣。一旦程式改善了,只要發布出去就能造福更多受到相同問題困擾的人,人們不只滿足自己利益,同時也能讓整個社會全體一同得到利益,自利且利他。以任何方式貢獻自由軟體的朋友,不管是交流推廣、心得分享、協助翻譯、捐款贊助、除錯開發…等,其實同時都在幫助全世界的人。

我相信人類社會之所以有今天,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之上,人類將知識、技術、文化,一代接一代傳承下去,再發揚光大;我認為傳承之間不應存在門檻,知識、技術、文化不應私藏成為獨家,所有資源皆應平等自由取用,再任接受者天性自由發展,成就新的知識、技術、文化。

自由軟體,是我堅信的未來。

作者:曾政嘉 (Cheng-Chia Tseng)。目前是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常務理事,此外亦長期參與多項自由軟體專案,為 Fedora 大使、Ubuntu Member、The Document Foundation Member、和 GNOME Foundation Member。 

自由軟體的本質

自由軟體的存在,建立在四大自由之上。
  • 零:自由執行程式,無論任何目的。
  • 壹:自由研究該程式如何運作,並依照想法修改以符合自身所需。(能存取源始碼是這項自由的先決條件)
  • 貳:自由再次散布程式副本,幫助親朋好友街坊鄰居。
  • 參:自由將修改後版本散布給他人,如此一來就有機會讓改善惠及社群整體。(能存取源始碼是這項自由的先決條件)
於是,自由軟體就不再是個人專屬的,它更是全民共有的。

BabyGnuTux-Big,作者 Nicolas Rougier,源始檔在此

漢文中所謂軟體,泛指一切智慧、思想的資源,與硬體相對。而硬體泛指一切建設的實質設施。

基本上我們可以這麼想,電腦世界中的軟體是程式碼,是種具有實用性質的數學式,在互相組合交織之後得以完成某些事務的智慧思想過程,人們將之寫下並交付給電腦運行。就像數學一樣,軟體需要相當進階的專業知識才能夠正確地調整、改善和使用,這就是為什麼有許多人會僱用程式設計師來更新軟體與改良。

自由軟體的特性,就是個人和群體都能自由運用這些以數學式形式存在的事務處理思維過程。也因為自由軟體這樣的特性,造就個人與群體之間的連結與互動,形成了「社群」。

歷史

就歷史而言,起源自理查・史托曼 (Richard Stallman) 的重大自由軟體專案 — GNU 專案。其創立本身旨在完成理查・史托曼的個人理想,打造出完全是自由軟體的 Unix 風作業系統,一套不同但類似(且相容)於當時主流之專有 Unix 的作業系統,他將這套作業系統稱為 GNU,意思代表 GNU's Not Unix。於是世界各地認同這個理念的人們就這麼聯合起來,成為社群,互助合作共同打造 GNU 作業系統。

在1991年時,GNU 將近完成,只欠 Unix 風作業系統中最內部用來分配機器資源、並和硬體對話的程式,也就是「核心」,英文稱為 kernel。剛好林納思・托瓦茲 (Linus Torvalds) 所開發的 Linux 核心可以補完欠缺之處,許多人開始將 GNU 和 Linux 結合一起,打包成「GNU/Linux」作業系統,自此為自由軟體運動的濫觴。

不過林納思・托瓦茲為何要開發 Linux 核心呢?他本人說是「Just for fun.」純屬樂趣為之。但正因為自由軟體兼屬個人與集體的特性,他這個人樂趣之產物,向外接觸到他人之後,他人若覺方便好用可將之改善,再散布給另外他人(包括回饋給原作者林納思・托瓦茲), 於是又造就了個人與群體之間的連結互動。

後續林納思・托瓦茲在開發 Linux 的過程中,需要和他人合作,創造出 git 版本控制系統。這是種分散式架構,任何人都可以有 Linux 源始程式碼的儲存庫,方便他人在自己的機器上修改程式碼,也方便回饋到原作者的儲存庫中。人們依據自身需求可以如河流般分支出自己的旁支,抑可以再合併回元初的主道,反映了自由軟體的內在本質。

自由軟體的本質

在自由軟體的世界中,人們和程式碼相同,都會聚在一起、成型、扭曲、纏繞,有時又還原、斷裂,再次連接。這就是自由軟體的本質。這項基本性質,其實反映出許多人類文化的思想,亦可以說這些文化底蘊正是自由軟體根源的本質。

以東方的佛教思想體系來看,自由軟體正是「自利利他」的體現。以這種觀點來看自由軟體世界中的自利,如理查・史托曼想要打造「GNU 作業系統」的理想、林納思・托瓦茲「Just for fun」的個人樂趣,而依據自由軟體的本質,無論何時都將利他。深層點我們可以看到這些想法背後皆是由其他所有事物構成,亦即包含整個宇宙,是我、和無我的概念。亦是荒川弘所著之《鋼の錬金術師》中一再提及之「一為全、全為一」的道理。甚者,源自南非復興的 Ubuntu 精神意涵:「I am what I am because of who we all are. 」亦復如此。

以西方的思想來看,自由軟體亦是「自由・平等・友愛 」的體現。在自由軟體的世界中,人人皆有可以使用、研究改善、散布程式(無論有無修改)的自由,所以人人皆平等,沒有軟體被誰專有的情事,而自由軟體所構築的社群,正對應兄弟關係或類兄弟關係的社群價值之友愛 (Fraternité)

在日本動畫家和電影導演新海誠作品《君の名は。》所講述的「むすび」(結び)神道思想中,萬物皆有靈,無論是連接繩線、連接人與人、時間的流動都是むすび,所有事物的推移全都是神明的力量。人們做的結繩是神的作品,亦是時間流動的體現:聚在一起、成型、扭曲、纏繞,有時又還原、斷裂,再次連接。而這樣的描述正好和前述自由軟體世界的運作不謀而合,人們和程式碼都是如此結合成社群。

自由軟體的本質,就是如此反映出人類文化的思想底蘊。每當我們在使用、貢獻、推廣自由軟體之時,其實就已在其中了;瞭解至此,我們也就不意外為何世界上會有這些人,在各地個人卻又集體地發展自由軟體了。

深入閱讀


作者:曾政嘉 (Cheng-Chia Tseng)。目前是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常務理事,此外亦長期參與多項自由軟體專案,為 Fedora 大使、Ubuntu Member、The Document Foundation Member、和 GNOME Foundation Member。